大发app

<legend id="iwiiu"></legend>
  • <bdo id="iwiiu"><sup id="iwiiu"></sup></bdo>
  • 江蘇省泰州人民醫院

    咨詢電話:962120

    當前位置: 首頁 > 醫院動態 > 醫院新聞 > 疫情就是命令,臨危不懼,勇往直前!

    疫情就是命令,臨危不懼,勇往直前!

    日期:2020-02-09  

    段慶寧:

    抗疫一線,我是黨員就要沖在前

    1月25日,10:13,泰州市人民醫院兒科醫生段慶寧在院黨委的工作群中看到了一份泰州市人民醫院致全體職工的倡議書,倡議書稱,醫院將組建疫情防控志愿先遣隊。

    11:18,正在休假的段慶寧就瞞著全家人,將自己的請戰書遞交給了醫務處,表示抗疫一線,黨員就要沖在前。

    隨后,她把正在忙活的丈夫拉進房間,躊躇了一會兒,支支吾吾地下了“通知”:“那個,醫院開了隔離病房,安排我去了啊!

    此話一出,段慶寧就看到面前的這個大男人瞬間紅了眼眶,段慶寧想解釋幾句,可丈夫擺了擺手,一眼識破:“醫院怎可能安排人去,肯定是你自己要求的!闭f完,他轉身進了書房,過了很久才走出來,紅著眼,略顯無奈,“我就知道你要去,這是大事兒,我不能攔著你!

    段慶寧說,不過為了避免家中長輩擔心,段慶寧與丈夫商量著不能告訴家中老人。

    對于如何告訴5歲的兒子自己即將做什么,段慶寧選擇了繪本講解。

    她找了一篇《寫給孩子的冠狀病毒繪本》的文章,給兒子講述為什么今年過年不能出門、什么是冠狀病毒、傳播途徑是什么等,然后告訴兒子媽媽即將要去做什么。

    一向乖巧懂事的兒子說的一句話讓段慶寧倍受感動:“我知道,媽媽是戰士,還是英雄,要去和病毒打仗,我會在家做個小大人的,你放心吧!”

    寫下請戰書的那一夜,段慶寧聽了不知道多少遍來自丈夫和兒子的叮囑:你要在努力工作的同時,注重自身健康,我們等你回來……

    1月27日,段慶寧正式入駐市人民醫院的隔離病房。

    進入了隔離病房,也就踏進了主戰場。段慶寧講述了自己待在隔離病房的一些細節。

    一旦進入隔離病房,就需要穿上防護裝備。由于防護服為一體式,穿、脫極不方便。如果出來喝一次水、去一趟廁所,就得脫掉防護服,而再次進入,則必須換上新的防護服,穿脫防護服等一整套流程走下來,起碼得20分鐘。

    “防護服目前最緊缺,能省一件是一件!倍螒c寧說。

    所以,隔離病房的全體醫護人員自行約定,在輪班前不喝水,進入隔離病房后盡量不外出上廁所。甚至還有醫生在自己的行李里備上了成人紙尿褲,以防遇到情況緊急的病人,不因個人原因影響救治。

    隔離病房里的溫度不低,防護服穿著會很悶,普通人穿著防護服20到30分鐘,就會出現呼吸不順暢,有缺氧的感覺。

    醫生一穿就是三個多小時,出來后,里面的衣服就差不多全濕了,黏在身上很不舒服。護目鏡上也滿是霧氣。

    “在隔離病房里的日子,最開心的就是聽病人和我們說說笑笑,打趣幾句!倍螒c寧說,第一批次的醫護人員里女性占多數,我們穿著嚴密的防護服,病人們都看不清我們的面容,因此他們經常說:等病好了出去,一定要看看最美的護士長和醫生是什么模樣。

    段慶寧說,“每聽到這些積極樂觀的話語,我們渾身都充滿了干勁。醫生與患者攜手共進,還有什么是戰勝不了的呢?”


    任厚偉:看著他們黨員上了,作為醫生我也要上!

    辦理病人入院手續、查房、書寫病歷文書以及采樣送檢等等,這是工作在隔離病房的醫生每天要做的事。

    泰州市人民醫院急診科主治醫師任厚偉的這個春節過得和往常不大一樣。從正月初五開始,他便進入了這個特殊的病房——泰州市人民醫院隔離病房。

    在隔離的環境里每天工作8小時以上,每次出來,都是汗水濕透衣背。這段時間,與他而言有些無法言說的艱難。

    任厚偉在急診科已經待了十多年,經歷過了非典、禽流感、甲流疫情防控等重大戰役。

    今年春節前夕,醫院發出報名通知,在父母、愛人和女兒的堅決反對下,任厚偉依然堅持在請戰書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霸诳箵粢咔橐痪,看到身邊的黨員同事紛紛響應院黨委號召,沖在一線,不畏生死、無私奉獻,我更應該向他們看齊!

    他認為,“面對疫情不少人都很害怕,都往后退,不愿抗爭,那樣何來的勝利?我作為一名醫生,我有職業自豪感,我不害怕,我理應要站起來,以身作則!

    作為一名急診內科醫生,他平時負責的工作、所處環境與現在非常類似。

    在急診科,每天都要面對各種各樣突發情況,發熱病人也接觸得不少,既要對癥下藥,又要能夠掌握病人身體的整體情況。任厚偉認為,“只要我肯用心學,我一定能做好!”

    正月初五當天,任厚偉來到醫院隔離病房上班,這里有十多張病床,共有3名醫生,另外兩位是重癥醫學科副主任醫師濮雪華、腫瘤科主治醫師郭卿。每個班次的工作由一名醫生負責。

    “每天的查房要求三位醫生到場,像夜班醫生,早上7:45得來,查完房大約10點離開。到了下午5:30再來,按理說第二天早晨7:45就可以走,但依然要等到10點查完房之后才能下班!比魏駛フf,大家都認為這是一場與病毒魔鬼抗爭的阻擊戰,都想著在這個“戰場”能多干點、多堅持一會。

    他的聲音里,有些難掩的疲憊,但也多了幾分堅定。

    醫生在診療患者的同時,要注意對自身安全的防護。任厚偉每天都向家人承諾會照顧好自己,所以每一次的防護裝備,任厚偉都一絲不茍得穿好。

    即便自己這個1.85米的大個子佝僂在小號的防護服里伸不直脖子、護目鏡抵著眼鏡將鼻梁上壓出了深深的坑、脫一次防護服要反復洗四次手、進出一次隔離病房就要重新更換防護服裝,任厚偉也毫無怨言……

    這一身厚重的隔離服,隔離了無情的病毒,但隔不住醫者的仁心與溫暖。


    下一篇: 火線遞交入黨申請書,推遲訂婚奔赴抗擊一線

    大发app